寻找光的女孩——曦

这个应该懂,太太的作品,被说做女装,我不多说了,抖音号:367697385cyx

我不会举报,所以没办法(你个废)

『all佣』双面相似,单面遗失『0.5』【试更】

※文渣警告
(重发0.5篇)

※有性转,平行世界,有性格或其它转换

※先发一段以后慢慢更

※人设归官方,ooc跟我跑系列

※这个「 」是对话,这个【 】是内心,这个『』是回忆里的对话,这个〔 〕是我滴场外吐槽,这个“”是声音

※还有“试更”就是,只要在更的途中没人喜欢就不更下去了。。。。。

那就开始吧。。。↓

嗯。。。。。说到第四个了吧,哦,第四个就是幸运儿——无名氏小。。。。咳咳,先生啦

是发生在三天前的第五场游戏,在开始之前,无名氏先生总能听见奈布·萨贝达低头说着什么,他想问奈布·萨贝达在跟谁说话时,这时他听见一句

『安静,一会儿开始游戏别打监管者,上次打裘克差点发现』

???打监管者?

无名氏先生怀疑自己的耳朵,求生者是不可能打监管者的,这点大家都清楚。奈布·萨贝达却说上一次打裘克?怎样打到?板子砸?不,那样不算打

『前辈,什么。。。。』

他看了一会儿奈布·萨贝达的护腕,想了想还是决定开口询问,但刚开口,音乐就响起了,没错游戏开始了,真的是好巧不巧呢~
〔私设:游戏开始时有音乐〕

『红。。。。红教堂?』

无名氏先生看了看周围的墓碑,确认了地图,她将询问这件事先放了放,开始解起了眼前的电机

“当——”奈布·萨贝达被打了,但下一秒没倒,就说明他还在皮

无名氏先生看向奈布·萨贝达的方向,在自己后右方,奈布·萨贝达向他喊了一句

『幸运儿!快!躲起来!』

也许是下意识,他躲到电机后面的墓碑后蹲下,看着奈布·萨贝达遛监管者的景象,很精彩,而系统接连发出奈布·萨贝达用板子砸到监管者和牵制监管者时间的信息

监管者走远了,无名氏先生又开始解起了电机,心一直悬着,他在担心奈布·萨贝达

“当——”声音又响起,传到了无名氏先生的耳中,他担心奈布·萨贝达倒了,所以冲了出去,向奈布·萨贝达的方向冲去

『前辈!您没事吧!』

而他眼前的人好好地站在她前方,背对着对他说

『这里不能停留,他一会儿就过来了』

声音沙哑,背影远离,他跟了上去,跟奈布·萨贝达并肩跑着

『前辈,你的伤。。。。。』

他旁边的人怔住了,像是在想着什么,表情被他的兜帽挡住,一瞬间,时间像是被他按了静止键,而开始键还是按静止键的他按下的

『没事,走吧』

无名氏先生将疑问压在心中,没有再开口,他只能等着游戏结束在询问了

游戏结束后,无名氏先生还没来得及询问,就发现奈布·萨贝达已经快速离开大厅了

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五个,就是医生——艾米丽·黛儿小姐,这件事发生在那场游戏结束后

很短一件事,但艾米丽·黛儿小姐发现了不对

在游戏结束后,她就看见奈布·萨贝达很慌张的样子,向她跑来

『艾米丽,能不能借一下你急救箱』

『可以是可以。。。。。但怎么不让我治理了?』

奈布·萨贝达伸出的手,缩了一下,就那么停在半空中。他没有抬头,没有再动一下,没有再慌张的动作

『抱歉,不能回答,谢谢你,艾米丽』

他拿走了急救箱,对她说了一句谢谢就跑走了

『怎么突然亲近了。。。。。他到底怎么了?』

看着奈布·萨贝达的背影,她起了疑问,从刚刚就没有抬头看过她,走的时候又突然只叫她艾米丽,这,是奈布·萨贝达吗?

————萌新上线(*•̀ᴗ•́*)و ̑̑————

发现疑问点了吗??发现了在评论里说出来可以吗?我一萌新好渴望评论(nigoule

咳咳,正经点
这还不算正文,正文慢慢码

『all佣』双面相似,单面遗失『0.5』【试更】

※文渣警告

※有性转,平行世界,有性格或其它转换

※先发一段以后慢慢更

※人设归官方,ooc跟我跑系列

※这个「 」是对话,这个【 】是内心,这个『』是回忆里的对话,这个〔 〕是我滴场外吐槽,这个“”是声音

※还有“试更”就是,只要在更的途中没人喜欢就不更下去了。。。。。

那就开始吧。。。↓

嗯。。。。。说到第四个了吧,哦,第四个就是幸运儿——无名氏先生啦

是发生在三天前的第五场游戏,在开始之前,幸运儿总能听见奈布·萨贝达低头说着什么,他想问奈布·萨贝达在跟谁说话时,这时他听见一句

『安静,一会儿开始游戏别打监管者,上次打裘克差点发现』

???打监管者?

幸运儿怀疑自己的耳朵,求生者是不可能打监管者的,这点大家都清楚。奈布·萨贝达却说上一次打裘克,已经打过一次了,这是怎么回事?

『前辈,什么。。。。』

他看了一会儿奈布·萨贝达的护腕,想了想还是决定开口询问,但刚开口,音乐就响起了,没错游戏开始了,真的是好巧不巧呢~
〔私设:游戏开始时有音乐〕

『红。。。。红教堂?』

幸运儿看了看周围的墓碑,确认了地图,她将询问这件事先放了放,开始解起了眼前的电机

“当——”奈布·萨贝达被打了,但下一秒没倒,就说明他还在皮

幸运儿看向奈布·萨贝达的方向,在自己后右方,奈布·萨贝达向他喊了一句

『幸运儿!快!躲起来!』

也许是下意识,他躲到电机后面的墓碑后蹲下,看着奈布·萨贝达遛监管者的景象,很精彩,而系统接连发出奈布·萨贝达用板子砸到监管者和牵制监管者时间的信息

监管者走远了,幸运儿又开始解起了电机,心一直悬着,他在担心奈布·萨贝达

“当——”声音又响起,传到了艾米丽·黛儿的耳中,她担心奈布·萨贝达倒了,所以冲了出去,向奈布·萨贝达的方向冲去

『前辈!您没事吧!』

而他眼前的人好好地站在她前方,背对着对他说

『这里不能停留,他一会儿就过来了』

奈布·萨贝达在前面跑着,他跟了上去,跟奈布·萨贝达并肩跑着

『前辈,你的伤。。。。。』

他旁边的人怔住了,像是在想着什么,表情被奈布·萨贝达的兜帽挡住,一瞬间,时间像是被奈布·萨贝达按了静止键,而开始键还是按静止键的他按下的

『没事,走吧』

幸运儿将疑问压在心中,没有再开口,他只能等着游戏结束在询问了

游戏结束后,幸运儿还没来得及询问,就发现奈布·萨贝达已经快速离开大厅了

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五个,就是医生——艾米丽·黛儿小姐,这件事发生在那场游戏结束后

很短一件事,但艾米丽·黛儿小姐发现了不对

在游戏结束后,她就看见奈布·萨贝达很慌张的样子,向她跑来

『艾米丽,能不能借一下你急救箱』

『可以是可以。。。。。但怎么不让我治理了?』

奈布·萨贝达伸出的手,缩了一下,就那么停在半空中。他没有抬头,没有再动一下,没有再慌张的动作

『抱歉,不能回答,谢谢你,艾米丽』

他拿走了急救箱,对她说了一句谢谢就跑走了

『怎么突然亲近了。。。。。他到底怎么了?』

看着奈布·萨贝达的背影,她起了疑问,从刚刚就没有抬头看过她,走的时候又突然只叫她艾米丽,这,是奈布·萨贝达吗?

————萌新上线(*•̀ᴗ•́*)و ̑̑————

发现疑问点了吗??发现了在评论里说出来可以吗?我一萌新好渴望评论(nigoule

咳咳,正经点
这还不算正文,正文慢慢码

『all佣』双面相似,单面遗失『0』【试更】

※文渣警告

※有性转,平行世界,有性格或其它转换

※先发一段以后慢慢更

※人设归官方,ooc跟我跑系列

※这个「 」是对话,这个【 】是内心,这个『』是回忆里的对话,这个〔 〕是我滴场外吐槽

※还有“试更”就是,只要在更的途中没人喜欢就不更下去了。。。。。

那就开始吧。。。↓

奈布·萨贝达,你们知道的,是参过军的一个22岁的男性,很皮,做什么事都很正常。但最近的一些怪事都跟奈布·萨贝达有关也不知道为什么。。。。

就说园丁——艾玛·伍兹小姐的吧,几天前的晚上,她是想起院子里的花有几棵没中上,被放到草丛下了,那是艾米丽和奈布给她的,不种上的话怕它们早上会出事,所以她就随便穿好衣服到院子里把花种上。

就在她到达院子里的时候,她就看见了一个身影,那个身影看了就知道是奈布,因为只有奈布会穿着那样的衣服。

『奈布先生,你怎么在这里?』

她眼前的人转过身来后,艾玛·伍兹小姐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眼前的人竟是个少女?!
〔这个时候可以看见胸前那里有一捋长发,而且胸部还凸起╮(╯_╰)╭〕

那少女穿着和奈布·萨贝达相同的衣服,微风一过将兜帽吹下,长发飘了出来,就这么随风飘着,而她手中拿着的是一朵花,可,太暗了,她没看清她手里的花和她的面貌,只听见一声

『伍兹?』

『你,你怎么知道。。。。。哇!』

艾玛·伍兹小姐看到她向自己冲来,她下意识的想护住自己,当她再次睁开眼睛时,周围安静了,艾玛·伍兹眼前并没有什么少女,只有她自己在院子里站着,而眼前是一株被剪断的花茎和一把园艺剪刀
〔这里的艾玛只种花,谢谢*罒▽罒*〕

第二天的凌晨五点,艾玛·伍兹小姐就跑到奈布·萨贝达的门前,看见奈布·萨贝达依然是男性,她就感觉昨天是个梦。奈布·萨贝达问她发生了什么,她就把昨天的事情全告诉了他,然后,艾玛·伍兹小姐就看见奈布满脸黑线,她就问怎么了吗,奈布·萨贝达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只说了一句

『那可能只是个梦吧,艾玛小姐你还是再睡一会儿,醒来把忘掉它就好了』

后来艾玛·伍兹小姐也就把关于少女的事只当成一个梦,并没有跟更多人提起过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

然后再来说说小丑——裘克的吧,那天是在游戏里。

他是准备将眼前这个皮皮怪——奈布·萨贝达绑上椅来着:

『我说你怎么这么皮啊!』

『现在皮不动了吧?』

他看了看眼前被他打趴的皮皮怪,又看了看旁边被艾玛·伍兹拆了的椅子,心里一阵酸

他没有带失常,这是个很头疼的问题,因为,艾玛·伍兹,通常会将一片的椅子给你拆光,让你不能将抓到的求生者绑上椅,只能看着他挣脱掉你的抓捕

他找了找离他最近的椅子,是在右手的方向

他扭回头来给蹲在那里的皮皮怪说了一声

『乖乖上椅吧』
〔这个时候,裘克被奈布皮生气了〕

就在裘克准备抓住他不让他动的时候,眼前出现了一片红,他的第一个想法就是:这不是奈布的刺客皮肤吗?第二个想法就是:可是,这局不是只有一个奈布吗??

随后他就感觉下巴一阵通,没错,他被踢了,也就是被打到了

当他反应过来时,眼前飘过一缕长发和红色的刺客衣服的一角,而被他打趴的皮皮怪,也消失了,只留他一人在风中凌乱

他回来就看了几遍,那局几个佣兵。又去问佣兵怎么回事,结果被求生者堵在外面,不让进去,他感觉他们对自己有种是他们的大敌一样的感觉
〔没错就是阿,情敌( ˘•ω•˘ )〕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

第三个就是盲女——海伦娜·亚当斯小姐的,海伦娜·亚当斯小姐当时就是一阵懵晃晃的:

在中午12点—2点的时候

这个时间段大家通常都在别的地方,而海伦娜·亚当斯小姐是需要回屋休息,虽然,在12点半—1点这个时间段她是看不见周围的,都是黑黑的一片,但她上楼梯还是很顺利,可这次在上楼梯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踩到什么东西,然后就是耳边的一个声音
〔中午12点半—1点的时候,海伦娜小姐看不见这个设定是剧情需要〕

『海伦娜!小心!!』

海伦娜·亚当斯小姐知道这是奈布的声音,随后她就被接住了,被安放到一旁的椅子上

她摸了摸手边的人说了一句

『谢谢你,奈布先生』

『奈布先生,请问你的头发怎么长了?是忘了剪吗?』

手边的人没有回答,于是海伦娜·亚当斯又问

『奈布先生?你怎么了?为什么不说话??』

而手边的的人则是站起来了,这个时候海伦娜小姐,一不小心摸到了什么软软的东西
〔这里是海伦娜小姐用风声判断手边的人是否站起来了〕

『诶??』

在她自己懵糊糊的时候就听见奈布·萨贝达的声音和跑步声

『对不起!海伦娜小姐,我先走了!!』

『???』此时的海伦娜·亚当斯小姐是一顿懵圈,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呢??还有在刚刚的短时间中又发生了什么吗?
〔海伦娜小姐差点摔倒这个时候是12点56分,奈布跑的时候是12点59分,所以奈布很放心〕

—————萌新上线—————
( ˘•ω•˘ )

『all金』你的妖命,不想要了?『zero/0』

文渣。。。。。。

文名随时改。。。。。

甜不甜。。。。我不知道。。。。但虐可能有

好啦正文!ԅ(¯ㅂ¯)↓

『你好啊!我叫...!』

『笨蛋...,这大赛不是随便玩的!』

『小鬼,你叫...?』

『...?我还是习惯叫你小不点』

『从今天开始!...你就是本小姐的玩具啦~』

『我不管你是...不是...,是银不是银的,渣渣!』

『...?怎么了?嗯?哦,在下叫安迷修』

『...!!!!醒醒!!...!!!』

『白痴!他,们/,等/ /,醒/啊!』

模模糊糊的不同声音在脑中回荡着,我。。。。开始不耐烦了。

谁是笨蛋啊!什么渣渣、小鬼、玩具、小不点等等的啊!你们是谁!搞得很熟似的!!!!还有什么大赛啊!!
你们说清楚啊!!真的好烦啊!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

“砰!!”伴着巨响,水猛然涌了出来,在实验室那洁白瓷砖铺的地板上流过

“嘀嗒”水顺着那长长的银白发丝滴在水上发出了声音,声音听很清楚,因为周围太安静了

「啧。。。。」
我回忆着刚刚的声音。。。。。好烦

我看了看身上,我去。。。。这什么东西
后来我硬是拽下了身上的那些粘着(?)的管子,尽管我不知道那是什么,但我知道在身上很不舒服

我看了看周围的一切,哦,有很多我不认识的机器,也有很多不同的容器,在里面好像有。。。。额。。。。我应该说是“人”吗?

嗯?这个容器?是。。。。。空气舱咩?

“哒”他的指甲放在那容器上面发出了很小的声音,眼中只有那容器里的人,那拥有深蓝发的人,那个人安静的躺在那里。
他感觉那人很熟悉,但他想不起来,如果他努力去想的话,会痛。。。。头会痛,会很痛,就像从中间被撕裂成两半一样。。。。。

“滴”机械的开门声从他的背后传来,哦,伴着一个声音
『你是谁,怎么进来的?!』那声音也不算很大,好像还带着感觉不可能和疑问的语气

「。。。。。」那时我并没有想过转身过去看,但我感觉那声音很熟悉,便慢慢转过身去看

「啊?」
啧。。。。好尴尬,就这么干瞪着对方?等等,这时候我是不是该问问他
我慢慢的小步向他走来,可他看见我就准备。。。。跑
我有这么恐怖吗?麻烦!
我想着就上去把那个人给压倒在墙边了,顺便把他手给攥住了,防止他乱动

『啊!』
谁知道这一声“惨叫”传了出去,还带来了三个人,我真心感觉一个人就够了怎么还来人,那一刻我看着门边的人直接送了个白眼

『胆子不小啊!?』站在最右边的黑发女孩冲着我喊『这里都敢闯进,还没被发现?』

「啊?」什么鬼。。。。我本来就在这里,也没人解释一下我怎么在这的,反而说我是闯进来的??

『头发。。。。?!』这是站在中间的那个蓝发女孩说的
『银发?!』哦,这不是那两个女孩说的,是一个站在她们后面的人,他拥有黑色的头发,还有眼睛是。。。。诶?好奇怪的眼睛?我没见过诶。。。不过他的声音好像小孩子耶

「。。。。。」我没说话,因为我不知道说什么,我只是看着被我攥住手的主人,嗯。。。。。胸前的牌子?等等。。。。是他的名字?紫堂幻?

“哒哒,哒哒哒”

「啧。。。」我听见那声音了,跑步声,不只一个人吧,我这么想着就觉得会麻烦,我松开了那个叫紫堂幻的手往后一跳,然后。。。。跳进一个怀抱???等等!谁在我背后!唉唉 !!还被抓住双手??什么情况?!!

「嗯?!!」我抬头看了看那个抓住我双手的人,正是那个刚刚躺在空气舱的人。。。。。哦,他原来还活着。。。。等等,先想想怎么办啊!!

『把他带到大厅吧』那个黑发女孩走到我跟前对着那个把我抓住的人说到

『。。。。。』那人没说话就点了点头

「。。。。」我也没乱动,就任他抓着我,因为,我有点累了,哦,不,应该说很累了

『等等!』声音从我的背后传来,我知道那声音是谁的是刚刚被我攥住手的人——紫堂幻
『金的容器被打坏了!』他指着我刚刚破坏掉的容器,冲着我们喊
嗯?金的?那不是我刚刚被关的地方吗?还是说我叫。。。。。金?

“咔嚓”在那个黑发女孩的嘴里发出了声音,哦。。。。她的棒棒糖。。。。咬碎了

『混蛋。。。。』啊。。。。。她在盯着我,眼神。。。。好凶。。。

『你把金藏哪了?!』那个声音像小孩的人从那黑发女孩后面走过来抓住我的衣服(场外曦:这时候金穿着的是一个白色长衣,衣服正好盖住膝盖)

有是金啊。。。。。我都不知道我为何在这里,也不知道自己是谁。。。。你问我?你是认真的吗?

我的表情没有变,我就这样看着他,看着他抓着我的衣服问金去哪了。。。。好烦。。。。我根本就不知道金是谁。。。。

「够了!」他被我的声音吓到了,微微颤了一下
「你烦不烦啊!!」本来一开始的声音就够烦了,现在这些人又一口一个金的问我。。。。。

『迷茫』
『迷茫之人。。。。不知自己的过去,也不知自己是谁,更不知道自己将要去哪。。。。』我抬头看着那个蓝发女孩

对啊。。。。我很迷茫。。。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过去,也不知道自己是谁。。。。为何在这里我都是迷茫无知的

———未完待续———
对了。。。。故事里的大赛不是凹凸大赛但规则基本一样滴。。。。。